首页
刘新成:民进全国理论研究与会史工作会议闭幕讲话
发布日期:2017/9/8    阅读点击:1194

2017819

 

为期两天的民进全国理论研究与会史工作会议即将结束了。从刚刚六位小组代表发言和讨论的情况来看,大家对此次会议基本持肯定态度。今天上午各小组的讨论非常热烈,大部分组都是超过12点才结束,刚才六个小组代表的汇报也谈到,交流中大家发言踊跃,各抒己见,可见会上大家还是有收获的。使参会者有所得是举办此次会议的一个重要目的,作为主办方我们感到非常欣慰。同时也要感谢大家的热心参与,正因为有这种积极参与的态度,本次会议才能圆满成功。

对会中央的同志来说,这次会议也是收获颇丰。无论是我本人,友东秘书长,还是机关的其他同志,都从这次会议中受益匪浅,大家的讨论和发言使我们了解到很多信息,听到很多好的建议。例如刚才重庆市委会参政党理论研究会会长侯东德介绍了他们参与会中央理论课题招标的情况,市委会以高度认真负责的态度,研究探讨怎样申报和完成招标课题,申报失败后则及时总结经验,很令人感动。

大家也提出一些很好的建议,例如,有的同志提出现在口述史收集整理工作非常零散,建议将会史资料的抢救工作作为一项系统工程来抓,从中央到地方再到基层,整体布局规划,层层推进落实。有的小组提出,希望对理论研究题目进行分层分类管理,便于不同层次的成员有针对性地选择研究课题,开展相应的研究。此外,希望会中央多举办此类会议,不断加强理论研究与会史工作的相关培训,将研究得到的优秀成果结集出版为文集供各地学习参考,在会中央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号上开辟介绍相关成果的专栏和专题等等,都是很好的建议。

有的分组代表在发言中提出,参政党理论课题招标的申报和评审制度趋于“功利”,只考虑了理论研究成果的最终质量,未考虑到保护和鼓励地方组织的积极性,给予落后地区适当的照顾。这确实是让我们非常纠结的一个问题。会中央提出“做好应用理论研究”,因此规划设计课题招标的过程中,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就是使研究成果真正有用,能够用于指导工作实践。现实情况是各地的研究水平有较大差异,很不均衡,一些地方组织虽然很努力,但限于原有的基础比较薄弱,不太可能一下子拿出高水平的成果来,所以需要扶持。基于这样的情况,我们有针对性地就成果质量和激励参与在课题招标评审中所占的比重做了调整。我印象当中这个比例大概是四比一,也就是说,如果下发五个课题,其中四个课题的申报情况都特别好,质量也高,另外一个课题会留给申报很积极但一直没能中标的组织。未来我们还会继续就此开展研究,尽量妥善地兼顾这两个方面。

这次会议中,我们特别希望直接听取参会同志的意见,因此我和友东秘书长,还有德安都参加了小组交流。但受时间、分组等客观条件的限制,我们只能简单做了分工,每个人去两个小组听会,没能更广泛地同大家交流,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下面我就大家在讨论中提出的一些共性问题以及我们认为值得参考的建议做一个解释和说明,并简单归纳如下。

参与各组的讨论交流,给我们留下了这样一个总体印象,各地都在开展理论研究和会史工作,但相比而言,还是会史工作开展的更好,这与长期以来会史工作形成了较好的基础,富于经验,持续性比较强有很大的关系。

在此基础上,会史工作仍需不断加强,这里有几点需要特别提请大家注意:

首先,要将会史工作和档案工作紧密结合。我们强调会史工作“新账不欠,老账抓紧还”,做好档案收集整理工作,某种意义上也是为不欠新账做好基础工作。无论是会中央还是地方,都曾在修史的过程中遇到过资料不足或者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现梳理资料的情况,给会史编纂工作带来不便和困难。为杜绝此类情况出现和减轻这种负担,要及时做好档案资料的收集整理工作。特别是今年正值各省级组织和会中央的换届年,不少组织内部可能出现主管领导的更替和专职干部的变更,会史工作中也会相应发生一些转换,此时一定要注意抓好档案的留存和整理工作,避免出现资料遗失混乱等问题,为今后修史做好资料储备。

其次,要不断创新会史教育手段,切实发挥会史资政育人功能。无论是交流发言还是实际工作中,大家都更专注于修史,侧重忠实地记录史实,完整地收集史料,但会史的一项重要功能就是资政育人,要切实发挥其教育和引导广大会员的作用。这一点上,相关工作的开展相对薄弱。发挥会史的教育功能不能仅靠出版发放会史书籍、制作会史展板等等,还要在手段创新上动脑筋下功夫,特别是可以结合形式多样的新媒体模式开展探索尝试。很多地方组织在这方面都有创造性的思考和做法,可以深入交流,经验共享。

再次,除了依照惯例编纂通史之外,还可以考虑修专题史。传统上我们一直侧重于修较为全面的通史,在此基础上,也可以选择一些意义重大的主题,探索尝试修专题史。例如,教育文化出版是民进的主界别,基础教育又是最突出的界别特色,这方面就完全可以作为一个专题修史——缕述从会中央到地方乃至基层,曾经就基础教育问题提过哪些建议,有过什么理念,起到过什么作用,也可以追溯民进的创始人、老一辈民进人曾经在基础教育方面做过什么事,有过什么教育思想,还可以梳理现阶段参政议政、社会服务工作在基础教育领域做了哪些工作等等。

现在很多地方组织和基层组织都就本组织的发展历程编纂过通史,未来可以在此基础上加强研究、归纳、总结,进一步展示和宣传民进人的教育理念、思想和传统。民主党派具备超脱的地位和独特的视角,对教育的思考超越于行政系统之外,民进会员中拥有众多一线教师和教育工作者,对教育现状的了解、认识和思考直观且敏锐,记录好留存好传承好这些宝贵的思想观点和理念传统,是非常有意义的。

现阶段,各地方组织和基层组织修史的热情高涨,也出了很多成果,一定要把握好这个难得的时机,着力做好史料的收集整理工作。在此,我提一点希望:希望各地方组织、基层组织把出版的会史书籍和做出的成果都寄发给会中央,最好每种书籍和成果各寄五本(份),统一邮寄给专门负责会史书籍、成果收集整理的会中央研究室。会中央研究室要把这件事情抓起来,先着手整理出一个目录,列出已有的各地编纂的会史书籍和成果,再把这个目录下发给各地方组织并传达给基层组织,请各级组织加以核对,并将自身编纂完成但会中央还没收录的书籍和成果补寄给研究室。同时,研究室要辟出专柜,集中存放管理各地发来的会史书籍和资料。相关工作请研究室尽快紧抓落实。

从刚才的发言来看,虽然此前会中央对理论研究工作已经给予相当的重视,但这项工作仍然是块短板,属于薄弱环节。

大家普遍有这样的反映,理论研究工作之所以是短板,还是因为重视不够,首先是领导重视不够,其次是思想重视不够。我感觉,无论是领导重视不够,还是思想重视不够,归根结底缘于认识不足,不清楚理论研究有什么用,也不知道理论研究应该怎么做,要做些什么,不是主观上不想重视理论研究,而是对这项工作的客观认识不清楚不到位。这次会议的举办对解决和澄清这一认识问题有所帮助,但不可能一蹴而就,毕竟认识的转变是一个逐步的过程。各级组织要从主观认知上提高对理论研究工作的重视程度,同时一步步了解和尝试怎样做理论研究工作,如何使理论研究工作切实发挥实效。

针对如何做好理论研究工作,我有这样几项建议:一是要把统一战线理论研究和参政党理论研究区分开。一些地方组织和基层组织对这两个概念的差别还不清楚,容易将二者混为一谈,有时冲淡参政党的理论研究。统一战线理论研究和参政党理论研究有交叉,也有分别,二者的研究主体、研究对象、任务分工以及研究成果应用是不同的。统一战线工作是在执政党领导下不断发展的,故而统一战线理论研究的主体是执政党,做好相关研究是执政党的任务和课题,研究成果主要供执政党和统战部采用,参政党一定程度上属于研究对象,更多的发挥着配合研究的作用。参政党理论研究的主体自然是参政党,研究成果也主要供参政党建设使用。此外,统一战线理论研究能够与高校的党建研究、法律研究相结合,可资利用的外部资源较为丰富,而参政党理论研究可利用的外部资源和平台稀缺,基本只能借助自身的力量开展工作,这种状况决定了参政党理论研究必须重视和发挥机关工作人员的积极性与主体作用,有条件的情况下也可以发动了解会内工作且就职于高校和研究院所的会员开展相关研究。

二是要进一步明确参政党理论研究有很大的空间和诸多值得研究的问题。例如,进一步发挥参政党的民主监督职能是今后我们工作的重点内容之一,也是参政党理论研究的重要课题,需要下大力气进行研究。民主监督、参政议政、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协商是参政党的三项基本职能,都以发现问题和提出建议的形式出现,但三者之间没有区别吗?这值得研究。比如说,民主监督应该是有约束力的,因为监督是根据标准进行的,是有客观标准的,监督中发现的问题是必须整改的,而参政议政和政治协商则不具备这一特性,提出的只是建议,没有约束力。理论研究工作如果能够把此类问题研究透彻、解读清楚,不仅对未来更好地发挥民主监督职能有直接助益,还可以有效地引起各级领导对理论研究工作的关注和重视。

三是要从组织层面保证好理论研究专职人员的配备。理论研究工作必须专职化,当前首要是促成机构的专职化,即建立研究部门。目前全会29个省级组织里,只有5个省级组织设立了理论研究部门,远不能满足相关工作的需求。受编制所限,无法设立理论研究部门的地方组织应该指定一名机关干部专职负责理论研究工作。如果专人负责理论研究工作也无法保证,可以指定一位干部进行专事管理,即在负责其他工作的同时兼管理论研究。如果专人专事管理都无法保证,可以先向本级组织的主委提出建议,安排专人负责研究怎样提升组织年度工作报告的理论水平。这样一方面可以使年度工作报告在理论方面更出彩,有升华,另一方面也能逐步提高相关负责同志的理论素养,培养和锻炼理论人才。

设立理论研究部门,指定理论研究专职干部也会对各级组织的实际工作产生极大的促进作用。例如,各级组织的领导都要参加统战部组织的各类座谈会,这些座谈大都是表态性或务虚性的,要在这些方面讲出内容谈出高度,必然涉及理论领域的概念阐述、观点解读和理念创新,此时理论研究的现实意义便不言自明。设立专门的理论研究机构,配备专职研究人员,某种意义上也是为领导层决策提供智囊,做好服务,反过来又会促使领导更加注重理论研究工作的开展,二者相互促进,将形成良性循环。

总之,理论研究工作是一块短板,要把这块短板补起来,既要在认识领域进一步澄清,又要在方式方法上增强可操作性。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理论研究工作必将不断发展,迈上新台阶。我就讲这些,谢谢大家!

                             上一篇:(图)杭州市委会召开理论中心组专题学习会和十三届五次常委(扩大)会议
                             下一篇:刘新成:民进全国理论研究与会史工作会议开幕讲话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杭 州 | 宁 波 | 温 州 | 湖 州 | 嘉 兴 | 绍 兴 | 金 华 | 衢 州 | 舟 山 | 台 州 | 丽 水
浙ICP备05003731号  电话:87053956  邮箱:zjmj0571@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促进会浙江省委员会  
(c)2012-2013     www.zjmj.org   All Rights Reserved